English
社会资源研究所 版权所有
2017年07月28日
《SRI季刊》2017年春季刊No.2
《SRI季刊》分为项目速递、项目一览、季度动态、研究报告、原创文章等板块,详细介绍SRI每个季度的整体工作情况。欢迎伙伴们下载本季刊,了解我们的工作,使用我们的研究成果,或以任何方式支持、交流与合作。
下载按钮

QQ截图20170606154238.png


卷首语:在最好的年华干有情怀之事 


春风十里,桃花灼灼。

 

4月的阳光下,似乎无法绕过一个话题,那就是正在全国热播并引发热议的反贪剧集《人民的名义》。其实,NGO与政府的角色和使命有着如出一辙的相似,首先,他们的工作都是为了谋求公共利益,其次,他们的收入来源都并不是直接创造的经济价值,也因此,有了第三点,他们都需要来自人民名义上的监督。

 

而幸运的是,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做政府部门的工作,但是,这个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可以直接或间接的做公益。

 

在公益行业,我们看到很多很多有情怀的同仁,也常常听到公益行业在呼吁:“情怀够多了,不要再讲情怀了”,而我想说,在当今的中国,情怀还远远不够多,或者说,NGO行业充斥着的满满的情怀,还没有真的讲出去,讲到大众中去。从《人民的名义》热播,我们看到,这片土地,渴望情怀,渴望正义,渴望真理。

 

因为有贪污,人们不再相信政府,因为有骗捐,人们不再相信慈善,因为很多摆在眼前的残酷现实,我们不再信奉情怀。

 

当我们随便去微博上看到一些国外的街头公益捐款创意打动每一个路人把消费一个2元T恤改变成捐赠2元给提高血汗工厂里服装生产工人工资的倡导活动时,我们去看一看这些微博下面真实世界中消费者们的评论,就会发现,有人认为自己捐2元钱对改善服装生产工人的处境是杯水车薪根本没用,有人判断如果放在中国多数人还是会选择花2元钱去买T恤而不是捐赠,有人指责这是在变相勒索消费者,有人担心捐款会被贪污……形形色色的社会现象,让我们对美好的情怀产生了极大的疑惑。

 

而这一切,恰恰是我们选择做公益的原因——那就是,试图重构一个美好而理想的社会。

 

就像剧集中达康书记在拆迁风波后面对媒体提问:“你如何看待‘拆出一个新中国’?”时说:“我倒觉得,拆除一个旧中国,没什么不好的吧?不拆掉一个旧中国,怎么建设新中国呢?”。


而拆除一个不那么美好的旧中国,谁来拆?靠政府?靠NGO?我想,唯一的答案应该是,靠每一个公民!

 

犹记得《奇葩说》有一期辩论“如果你奋斗的城市空气质量越来越差,你要不要离开它? ”。黄执中论述说:“一个国家最大的骄傲,是他培养出一群娇贵的人民,我们可以轻易地离开一个城市而到另外一个城市,现在是地球村,从台北飞到北京不过两个小时,完全可以说走就走,离开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难”。而陈铭却反驳说:“一个国家的骄傲,是培养出或拥有一批在意自己空气的精英,那么人民的骄傲呢?故乡乌烟瘴气,是离开它还是改变它?每一代人都有一个宿命化的必然代价,留下来,每个人可以付出行动来改变这个环境,扛起一点东西,一切都会好的”。

 

在一个社会不那么美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的时候,有能力离开的,都是这个社会的精英,正如剧集中的那些“裸官”,而恰恰是这群人,最有实力去改变自己的故土。但,在情怀与现实面前,在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面前,他们选择了前者。

 

生在当代中国,是我之不幸,也是我之幸。在最好的年华干有情怀的事情,并不是为了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也不是为了迎合时尚,而是我们明白,我们想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而这样的社会,需要我们自己的参与来实现。


SRI以农村发展为切入点,希望能够与这个国家的小农户一起,寻求一条改变之路。如果你对我们的工作感兴趣,不妨就以这里为起点,与我们一起做些事情吧。 

                                                                       

                              

                                                                          田苗

2017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