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社会资源研究所 版权所有
2017年07月28日
《SRI季刊》2017年夏季刊No.3
《SRI季刊》分为项目速递、项目一览、季度动态、研究报告、原创文章等板块,详细介绍SRI每个季度的整体工作情况。欢迎伙伴们下载本季刊,了解我们的工作,使用我们的研究成果,或以任何方式支持、交流与合作。
下载按钮

封面_副本.jpg

卷首语:最有效的事情,最重要,也最难


曾看到一篇文章,讲人们做事的顺序。大部分人的模式是这样的:
 
如果我有时间,一定去健身;
如果明天不用见客户,一定把这本书看完;
如果明年出差次数减少,一定去恶补下英语;
……
 
我们期待着自己能做到“一定”后面的事情,可实际上,往往是“如果”后面的事情首先得到保证。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总是把自己的时间,按照事情的紧迫程度来排序,而不是按照事情的重要程度排序。久而久之,我们会被时间表推着走,而忘记了做这些事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轻重缓急,在时间有限的时候,人们往往记住了“缓急”,忽略了“轻重”。而人与人的差距,却正是由那些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拉开的,但往往大部分人并没有在最重要、对目标贡献最有效的事情上,投入足够的时间。我理解,其中比较主要的原因是,这些重要的事情,通常也是最难的事情。
 
对于大多数无法自我造血的NGO组织来说,资金支持一直是比较“紧急”的事情,当大部分人忙于与资助方建立合作,以获得资金支持时,我们开始想,资助方的工作做得如何?是否需要提高?抛开NGO自己的生存需求客观来看,这个行业需要怎样的资助方?对于行业来说,怎样的资助关系是比较重要且值得倡导的问题?于是我们发起了对基金会进行评价的项目;
 
当我们深入到贫困的农村,发现新时代的农村工作已不同于30年前,现在对村庄起最大作用的已经是市场了。作为新一代发展工作者,是仍然长期驻扎在熟悉的村子里,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扔进陌生的市场链条中?对于村庄的人来说,后者才是至关重要的,才是有效直击贫困问题的。于是我们果断抛弃了传统的农村发展工作重心,策划自己与项目点的农户一起,走入了市场,做了农户链接市场的项目尝试。

当我们发现企业海外投资行为对农村社区产生不利影响时,当业内大多数草根组织还在讨论NGO如何走出去的时候,我们的研究员——90后的小姑娘已经多次只身一人前往非洲、东南亚等敏感地区调研,靠枕头底下放一把小刀获取安全感,努力听懂和理解并不专业的翻译,写下至今看来仍是非常前沿的研究报告。虽然这类项目包含诸多的挑战,但只要它足够重要,我们都选择尽快在路上。
 
当很多农村发展工作者感叹自己没能幸运地参加国际项目,练就参与式理念方法时,我们又在想,除了继承前人和舶来的方法,农村社区还需要什么方法?我们自己又能创造点什么来更有效的解决问题?头顶名校毕业的光环,我们能为这个行业贡献什么?因为学习吸纳已有方法和工具绝不是核心的追求和终极目标,找到更多元的方法来解决农村社区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于是我们发起了共学小分队的活动尝试。
 
我在公益行业从业10年有余,有时也常常在想,如果我们只是重复做一些传统和熟悉的项目,对机构来说,更加稳妥,将有更稳定的资金,更高的成功系数,这也是很多资方希望看到的——冒风险、承担不可控的成本为多数组织所不取。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非要选择这样折腾和难为自己的一条路呢?

也许就是因为,稳妥的事情,可能并不是重要的、有效的解决途径,而需要冒一定风险,最具挑战性,最难的事情,往往是最重要且有效的方式。面对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先上路,在过程中快速学习,而不是等待一切能力和知识储备到完善才开始。实践永远充满意外和不确定性,不管你是否做了充足的准备——特别是前人未曾做过的实践。而唯一关键的是,你是否有勇气去探索未知?——如果那件事足够重要和有效,而你还不具备相应能力的时候。

我们始终相信,做最有效最重要的事情,虽然比做熟悉的事更容易失败,但它是走向问题真正的解决不可回避的道路。我们也相信,正因为很难,这条路上的人并不多,但只要它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不管过程多么坎坷,我们终将探索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记得很久以前,在一次CSR论坛上,我和人聊起,说我们机构在做这方面的工作,CSR很重要,希望大家一起合作,对方说了一句“你们做CSR是因为你们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笑了,说实话,我们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那时也是刚刚开始着手做,只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已经开始做。只不过我们迎难而上在不具备专家实力时先走一步,当若干年后,当对方开始做时,我们就真的已经成为了专家。“新问题”往往先于“新环境”的出现,我们无意于追求专家的称号,而时刻关注领域内重要而关键的问题,探索有效的方法,即使目前还不具备新的外部环境条件,即使眼前还是一片空白,我想,SRI也会选择勇敢前进。
 
在这条路上,我们希望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前行,或许,那个人便是你。

 

田苗

2017年7月